價值3萬多元的一車木頭遲遲沒有送到,業主朱某以為被司機“吞”了,於是報警。民警“抓賊”途中,在深山中找到了司機安某。原來,倒霉的安某並非私吞一車木材,而是因迷路翻車,一直被困深山,民警找到他時,他已經兩天沒有吃飯……
  貨主報案:“司機捲木頭跑了”
  6月25日18時許,和龍市一名個體商戶朱某來到和龍市公安局龍城派出所報案,稱自己雇的司機安某捲走了他價值3萬多元的一車木材。
  “兩天前我經人介紹,找了個大車司機,準備幫我把一車木材運到安圖縣。”朱某介紹說,6月23日,他找到大車司機安某,雇用他拉一車木材從和龍市出發運到安圖縣,安某一口答應,隨後便裝好木頭出發了。
  23日當天,朱某始終沒有接到安圖方面打來的電話。第二天,他給安圖方面打去電話,對方稱木材還是沒到,給司機安某打電話,顯示無法接通。“從和龍到安圖,再慢有一天的時間也足夠足夠了。”得知這一消息,朱某心裡犯了嘀咕,可是他決定再等等。
  6月25日晚,發貨已經超過48小時,安圖方面仍然沒有接到木材,司機安某的電話始終無法接通。朱某認定,司機安某一定是“捲走”了自己價值3萬多元的那車木材,於是來到派出所報案。
  民警翻查監控錄像 確定司機“逃跑路線”
  接到朱某報警後,龍城派出所領導非常重視,立即組織警力展開調查。
  “我們第一時間查看了各個路口的監控錄像,分析判斷這輛大貨車的去向。”民警介紹說,由於大貨車體積龐大還拉著一大車木頭,很好辨認,通過監控獲得線索應該不難。
  沒想到,在翻查了所有監控之後,民警並沒有發現安某的大貨車。“當時我們分析,這個司機可能是有預謀的,故意躲避了監控。”事情已經過去兩天,安某如果是有預謀要捲走一車木頭,破案的難度很大。
  經過對出城各條線路的分析研判,民警認為,有一條沒有監控的路線比較可疑。“只有一條路沒有監控,但是這條路是通往深山的‘死衚衕’,不是外運的道路。”為了不放棄任何破案的可能,民警還是決定驅車對這一可疑路線進行追查。
  深山路邊發現大車司機
  6月25日晚,龍城派出所三名民警駕車從派出所出發,沿頭道鎮長仁林場方向一路追查過去。
  當晚23時,民警駕車行駛上頭道鎮長仁林場十里坪附近一條山路時,忽然發現前面有“狀況”——一名男子坐在路邊上,有氣無力地朝警車揮手。
  藉著車燈的光線,民警發現,一名男子手裡夾著香煙,神情憔悴。男子身後有一輛大貨車翻進溝里,車上拉的木材散落一地。“你是安X嗎?”民警上前詢問。“是我。”男子回答有氣無力。
  “他當時非常虛弱,說話聲音很小,灰頭土臉的。”民警見狀,立即扶著安某站起來,帶上警車趕往派出所。在警車上,民警對安某進行了訊問。
  被困山中2天 手機還沒信號
  原來,6月23日晚,安某駕車從和龍市出發,但由於是外地人,不是很熟悉路況,加之天色已晚,他走錯了路。當晚,安某駕車開上一條山路,發現路越來越難走,最終貨車側翻進了路邊的溝內,木材也散落一地。
  安某掏出手機準備求救,卻發現深山中手機根本沒有信號。安某認為,這條路既然能通車,一定會有車輛經過,於是他決定坐在路邊等待救援。“安某不知道,這條路通往林場深處,只有在採伐季節才有車輛出入,平時根本沒有一輛車。”民警稱,安某翻車的位置,離有人家的地方還有近三個小時的車程,可以說是“前不著村,後不著店”。
  好在,安某的車上還有一些飲用水。就這樣,安某坐在路邊苦苦等了兩天,一輛車也沒有經過此地,直到民警趕到。回去途中,民警在路邊小賣店給安某買了一些零食,到派出所後,又為安某準備了飯。“看起來餓夠嗆,兩天沒吃東西了。”
  經過警方調查,確定了這是一場交通事故,而並不是非法侵占木材的案件。民警給業主朱某打了電話,朱某立即趕到派出所。“不好意思,誤會你了。”在派出所見到安某,朱某說。“沒事,你要是不報警,我可能就出不來了。”安某說。
  日前,朱某和安某一起,製作了一面錦旗送到龍城派出所,對民警表示感謝。
  新文化網 (張驍)
(原標題:貨車司機深山翻車被困 貨主以為“跑路”報警)
創作者介紹

記憶枕頭

je31jeyyb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